文苑撷英

付增战 散文——《筷子兄弟的前世今生》

作者: 付增战     时间: 2019-11-05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筷子的前世今生


在中国饮食文化符号中,筷子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代表性。

民以食为天。作为传统农耕文明的中国,与周边草原文明的游牧部落和西方海洋文明的城邦国家相比,饮食上也迥然有别。游牧民族和西方人都喜欢吃肉、喝奶,反观被农耕文明影响了几千年的中国汉族(同时也包括长期被汉化了的中国少数民族和周边国家),当然也不排斥吃肉,但肉食只是他们饮食结构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并不能构成饮食的主体,他们生活中更离不了的还是蔬菜与谷物。在我两个藏族朋友才让罗加与才朗多杰的感知里,一顿不吃肉就会寡然无味,浑身没有力气。他们戏笑我这个汉族人是与牛马一样,属于吃草的民族。

饮食结构的不同带来使用餐具的不同。游牧文明影响下的人们吃饭用手、用刀,海洋文明影响下的人们吃饭用刀、用叉。而农耕文明影响下的大多数中国人吃饭用的是--筷子。

两支一样长短的短棍合在一起就叫筷子。用这两支短棍在就餐时可以夹、拨、卷、挑、翻、刺、穿、搅,筷子是中国人吃饭的兵器,可以很轻松的舞弄出十八般武艺。鸡鸭鱼肉、王八虾蟹、米饭面条、火锅饺子、大菜小鲜、羹汤茶点,所有的中式食品,甚至包括面包火腿、鸡蛋牛奶、烤羊沙拉这样的非中式食品,一句话,只要你手里有一双筷子,就可以很轻松的把人间所有美味统统的划拉到肚子里去,省去了就餐时来回换刀、换叉的麻烦,也避免了手上粘上荤腥油腻的尴尬。筷子完美的体现了中国人在吃上的绝顶智慧,真是独步天下,傲视万邦。

一双筷子共有两支,少一支多一支都不行。少一支,筷子就不再是筷子,而是一支普通的短棍。多一支,多出来的那一根就变成了普通的短棍而不再是筷子。从筷子降格成短棍的那一支,免不了要面临被人遗弃的命运。筷子的一生注定要两两成双,永不分离。两支筷子必须要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的长短,一样的粗细,一样的颜色,一样的形状与纹理。如同两个孪生兄弟,片刻不离,相互依靠,永远一起工作又一起休息。

不太一样的两支筷子合在一起当然也能帮助进食,却总给人一种别扭的感觉。中国人是最讲究对称美,讲究和谐的民族,两支不一样的筷子硬凑在一起除了缺乏美感之外,就像把两个不是一路的人硬凑在一起一样,充满了隔膜,让使用它的人也感到心里不太顺畅。我的妻子对生活不太讲究,对饮食也不太挑剔,但每次当我不小心从筷子盒里抽出两支不一样的筷子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总是异常不满,非逼着我把筷子换成一模一样的两支方才作罢。

据说中国人至少在三千年前的商朝就用上了筷子。相传大禹治水时三过家门而不入,经常需要野外进餐。有时因为洪水漫灌,时间紧迫,锅里的食物刚刚煮熟就需要赶快进食后投入工作。远古时代的中国人还是手抓食物来进食的,但因为锅里汤水沸腾又不能直接用手去抓,我们聪明的大禹老先生急中生智,折断两根树枝夹着锅里的肉和米饭马上开吃,于是就这样发明了筷子。这段传说故事我大抵是相信的,虽然几乎所有的和中国人吃有关的事物都会附会传说故事,附会在名人身上,但这段故事合乎生活逻辑,合乎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不是大禹没有关系,筷子的发明应该是某个人或某一群人为了防止食物烫手,方便进食而自然做出的选择,这一点毫无疑问。

筷子在先秦时代称为“梜”,与夹子的“夹”同音,这是一个很好的形声字,表明了制成筷子的最主要原料是竹木,筷子的主要功能是夹取。在汉代到明代称为“箸”,明代以后称为“筷”,筷子叫法的演变代表着中国人对日常生活的雅化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礼记·曲礼上》说:羹之有菜者用梜,《急救篇》说:箸,一名梜,所以夹食也”,《礼记》郑玄注:梜,犹箸也。《云仙杂记》记载:向范待侍,有漆花盘,科斗箸,鱼尾匙。陆容菽园杂记》云:吴俗舟人讳说“箸”,故改箸为筷儿。 因为“箸”与“住”、“蛀”同音,吴中一带的船民和渔民最怕船,船停住了,行船者也就没生意。也怕船,木船了,漏水如何捕鱼?于是将“箸”改为“筷”,终于有了今天筷子的正式名称。

所有的资料都显示,中国人最早发明使用了筷子。中国是礼仪之邦,是讲究文化的国家,对任何事物都要赋予文化内涵,都要体现出中国人对主观与客观世界的感知。最初的筷子当然只是简单的两支短竹木棍,只要方便取食就行,随着筷子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筷子的礼仪规范逐渐的形成与拓展起来。

筷子要一头圆、一头方,不仅仅是为了方便握持摆放,更因为圆象征天,方象征地,对应着天圆地方,这是中国人对世界基本原则的理解。手拿筷子时,拇指、食指在上,无名指、小指在下,中指居于中间,是为天地人三才之象,这是中国人对人和世界的关系理解。太极是一,阴阳是二,一分为二,代表着万事万物都由两个对立面组成。合二为一,是阴与阳的结合,也意味着一个完美的结果。使用筷子时,一根为主动,另一根为从动,主动为阳,从动为阴,此为两仪之象,这是中国人对男女两性关系的理解。筷子随后也有了标准长度,要长七寸六分(街边油条摊上用来翻炸油条的超长竹筷不能称其为真正的筷子),代表人有七情六欲,表示人与动物有着本质的不同。

既然有了礼仪规范,用筷子时就要有所避忌。不能将筷子长短不齐的放在桌上,谓之三长两短;不能用筷子击打饭盆,谓之击盏敲盅;不能用筷子来回在菜盘里翻找,谓之执箸巡城;不能用餐时将筷子前后颠倒使用,谓之颠倒乾坤;不能把一双筷子插在饭里递给别人,谓之当众上香。

作为最基本的餐具,筷子当然主要是竹木做成的,方便取材、无毒无害、利于环保、加工简单。然而随着贫富的产生,历史的演变,筷子也不可避免的要更加走向多样化,走向奢侈化。如同今天的穷人房子是用来住的,富人是用来炫的一样,筷子也不光是用餐的工具,而成了炫耀身份地位的道具。于是青铜筷子、陶瓷筷子、银筷子、金筷子、玉石筷子、象牙筷子等等用料考究,做工精细,雕花刻字,装饰镶嵌,异常精美阔绰的筷子也就应运而生。司马迁《史记·宗微子世家》里说,“纣为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舆马宫室之渐自此始,不可振也。”远在生产力低下的商代,纣王就用上了象牙筷子,高端大气上档次,可见炫富不是今天中国人的专利,而是古来中国人的传统。

相对于竹木筷子,金属筷子就餐使用时手感沉重,导热性差,还存在重金属超标的危险,但也有它独特的好处。据说银筷子能验毒,如果饭菜里含有砒霜这样的毒物,那么银筷子接触后就会变成黑色。中国古代的皇帝为了防止被人谋害,在饭菜里下毒,吃饭时就必须先让太监用银筷子把所有的饭菜都尝上一口之后,皇帝才会动筷子开吃。又据说清朝的皇帝光每顿早餐就有一百多道菜,花费超过一万两银子。为皇帝尝菜的太监每道菜动一下筷子,吃上一口,也绝对会把肚子圆鼓鼓的撑起来。而可怜的清朝皇帝陛下吃饭却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即使最爱吃的菜,动筷子也不能超过三次。如果超过了三次,这道菜就会被立即撤走,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不会再端上桌来。这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心怀不轨的人摸准了皇帝的口味喜好,从而专在某几道菜里下毒;另一方面是要警示皇帝陛下,千万不能满足于口舌之欲,吃饭只是为了果腹,甚至只是为了一种仪式,千万别把吃饱吃好作为人生的追求。

从这个方面讲,表面上俾睨天下,决定亿万人生死的皇帝其实真是可怜,还不如用银筷子伺候他吃饭的太监过得舒坦,更不如我们今天随随便便的一个普通人,最起码我们今天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吃多少吃多少。

银筷子能否验出食物里含毒是存疑的,清朝最悲催的光绪皇帝,爱新觉罗.载湉同志经过历史学家和医学家、生物学家共同检验确证,死于砒霜中毒。这要么是他就餐时没有用银筷子验毒,要么也有可能是被歹毒的慈禧太后老佛爷硬灌着服下了砒霜。

筷子既然使用了贵重金属材料,或者乌木、玉石、象牙这样的非金属贵重材料,那它的身价自然陡增。不再仅仅是就餐的用具,而是收藏馈赠的宝物。春秋晚期的安徽贵池里山徽家冲窖藏出土过青铜筷子,隋代西安南郊的李静训墓中出土过银筷子,明代万历皇帝的定陵中出土过乌木镶金筷子,有身份的人去世要用贵重材质的筷子陪葬,那就绝不仅仅是为了死人吃饭那么简单。这些有名的奢侈品筷子当然最后都进到了博物馆里,而那些民间收藏家手里肯定也少不了更多的古代精品筷子。

据说黄金筷子是古代皇宫的专用,除非皇族,再有钱有势的人也不能使用黄金筷子。唐玄宗曾经赐给大臣宋璟一双金筷子,这让宋璟异常惶恐,不知道皇帝要干什么。中国人说话做事往往含蓄,讲究点到为止,上级对下级说话都是云山雾罩,绕来绕去,这是所谓的说话艺术,政治权谋。直到后来宋璟确信皇帝赐给他金筷子只是为了表彰他耿直刚硬时,才终于放下心来。但仍然不敢正常使用,只是把那一双金筷子高高的供奉在府里。虽然是皇帝送给你的东西,那你就敢用了?难道你想和皇帝享受一样的待遇?!

在民间当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筷子成双成对,筷子的“筷”和快慢的“快”、快乐的“快”同音,于是从古到今,筷子成了很好的馈赠礼品。亲友们搬进新居,送一双筷子,祝福你赶快开伙,进入新的生活状态。我七年前搬新居的时候,老母亲就执意要为我买一把新筷子。筷子送给一对新婚夫妇,祝福快生贵子;送给恋人,祝福成双成对,永不分离;送给老人,祝福快乐永久,福寿无疆;送给孩子,祝福筷长筷长,快长快长;送给商人,祝福快快发财,送给官员,祝福更快进步。作为有求于人的送筷子者,特别是想要政治进步,把筷子送给能够决定自己加官进爵者的人,除了在筷子的精美刻花上精挑细选,引起人的观赏美感之外,也一定会在筷子的材质上下一番功夫,最起码也要银质的,最好是金质的,精美的礼盒里还要附上足金足银的检验证明还有克数标签。当然其他材质的也好,但送礼者往往也会纠结于收礼者是否懂得乌木、玉石、象牙等等名贵材料的价值,而且这些东西高仿的假货太多,万一一不小心购买了假货或者被收礼者认定了假货,那真真是适得其反,得不偿失。我这几年一直在致力于研究那些腐败高官们的受贿经历,有很多高官在抄家时就抄出了金筷子。

筷子用了几千年,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忽而掀起了一股一次性筷子的风潮。那种一次性筷子又叫“卫生筷”、“方便筷”,大饭店里、小吃摊上,人们舍弃做工精美的筷子不用,反而执迷于外表简陋粗鄙的一次性筷子。那种一次性筷子在使用时,把两支筷子合在一处的薄木片从细的一头左右掰开,还要相互研磨,刮净了毛刺,这才能开始正常使用。一次性筷子的材质往往很差,有时候在掰开的时候就出现断裂,有时候在使用时出现断裂,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于是再掰开一双,然后继续使用。用完之后,随手就仍在垃圾筐里,既然是一次性,那就绝对不会用第二次。

据说中国每年一次性筷子要消耗四百五十亿双,消耗木材一百六十六万立方米,消耗森林三万六千亩,这真是一个无比惊人的数字。中国人在经历过长期战乱,颠沛流离,生活无比恶劣困苦之后,终于迎来社会主义的盛世华章,变得无比重视健康卫生起来。使用一次性筷子,当然是为了健康卫生,防止流感、肝炎等传染性疾病病从口入。这种选择其实一开始就是个伪命题,要知道是否健康卫生首先取决于食品而不是餐具。且不说路边的小摊上一阵狂风吹过,一辆汽车驶过,看不见的灰尘和看得见的杂物飘进碗里,就是在稍稍有点档次的餐馆里,厨房操作间和厕所也常常是比邻而居,连在一起。我去过很多这样的餐馆,里面厕所环境的恶劣叫人瞠目结舌,而且谁又敢保证厨师和服务员在客人的一次次快速上菜的催促下,很认真的清洁了双手?即使是在很高端的大饭店里,也难以绝对保证食材的新鲜卫生与食物的健康无害。中国人吃饭又不像西方人那样分餐而食,更喜欢聚桌而坐,共同把筷子伸向一盘盘佳肴美味,食客的口水唾液肯定通过筷子沾到了菜肴,谁又敢保证和你同桌吃饭的人一定没有流感、肝炎?

我经常见到有些素质低下的人在饭店里吃饭时,喜欢对服务员呼来喝去,巧言调笑,无端指责,借以彰显出自己的优越感。听说有些可怜的服务员们虽不敢直接顶撞,但也会借机报复。其中的一个手段就是在给客人上菜时,把唾沫吐在菜里。我在所有的饭馆、酒店吃饭时,从来都是对服务员客客气气,温言细语,这当然是我对所有人的感恩,是对别人人格的尊重,是我个人素质的体现,当然我也怕哪个服务员在不高兴之下,在我的菜里也吐上口水。

一次性筷子其实并不是中国人的发明,而是起源于日本。早在两三百年前的江户幕府时代,日本人就发明了一次性筷子。把一次性筷子最早介绍到中国的,也是一名日本商人,这名日本商人的姓名无从查询。随后因为使用量大,利润巨大,一次性筷子在中国的厂家也逐渐多了起来。作为一次性筷子的发源地,日本人也爱用一次性筷子,但只有百分之三是日本人自己生产,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七几乎全部是从中国进口。这有日本人资源短缺的考量,更多的是日本人环保和祸水西引的考量。一次性筷子用过之后就扔掉,确实有些浪费,有的当做柴火烧掉,有的生产厂家回收后重新加工使用。

一次性筷子在生产加工和使用过程中,其实本来就存在着一定的健康安全风险。一次性筷子在制作过程中必须使用硫磺熏蒸,所以在使用过程中遇热会释放硫磺,侵蚀呼吸道粘膜,有可能损害人的呼吸功能;在制作过程中用双氧水漂白,双氧水具有强烈的腐蚀性,会对口腔、食道甚至胃肠造成腐蚀;一次性筷子也有保质期,保质期最长为四个月,过了保质期极有可能滋生黄色葡萄菌、大肠杆菌及肝炎病毒;过了保质期的一次性筷子还有可能带有致癌物质黄曲霉素,这是诱发肝癌的重要病菌。

正常生产加工的一次性筷子就存在健康安全风险,更不用说那些黑心的小作坊为了节约成本,在没有健康卫生的环境里,大量使用化工原料加工筷子,甚至把已经使用过的一次性筷子便宜回收,经过简单清洗后又重新制作成新筷子使用。

回味一次性筷子的加工使用过程,真是细思极恐。

一段时间里,一次性筷子和一次性塑料袋成了标配。人们为了方便又“卫生”,总是把外面小饭摊、小餐馆里热的、冷的食物用塑料袋盛装起来,带回家去。而塑料袋作为一种方便快捷的包装物,涵盖到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比一次性筷子的使用更多更广。一时间,中国城乡,大街小巷,村口地畔,经常见到塑料袋堆积飘扬,这样白色垃圾的产生,更是严重威胁人体健康,浪费资源,污染环境,让人诟病。

高节奏的社会生活催生了一次性筷子和塑料袋,人们在追求方便卫生的同时,忘记了一双筷子必须由两根组成的,万事万物都由两个对立面组成的警示,忘记了方便就要付出代价,表面的“卫生”其实潜伏着更大的风险。

好在我们国家英明,及时出台政策制止一次性筷子的大量使用,今天的一次性筷子虽然仍然有所使用,但早已经不再是人们在外面吃饭使用的首选。我也见到有人依然执迷在一次性筷子的方便与“卫生”里,我为他们感到悲哀。

筷子作为中国饮食文化的重要载体,在中国传承了数千年的时光,而且应该继续传承下去。影响到周边国家,朝鲜、韩国、日本、越南、蒙古、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全世界有近二十亿的人口,每天的生活离不开筷子,即使每个人都只有一双筷子,一双双的连接起来,可以达到五十万公里,绕地球十二万五千圈。

在这些人们的生活中,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不能没有一双筷子。筷子必须刚硬耿直,犹如人做人处世的秉性,虽然它在使用时有阴阳之分,主从之别,但我还是愿意把一双筷子中的两支视为兄弟,它们相扶相守,从不分离,一支万一离去,另一支也绝不会孤存独活。

连接古今,沟通东西,起于饮食,关乎生活与精神。

这就是筷子兄弟的前世今生!

 

(建设集团  付增战)

上一篇:梅方义 散文——《父母的爱情》 下一篇:李永刚 诗歌——《我对钢铁有一份牵挂》